金沙国际唯一网址 金沙国际官网 碧山乐府(花外集)

碧山乐府(花外集)

独游 其四

清代:潘咨

浙江会稽人,字诲叔,一字少白。道光时布衣。少卓特,独游天下奇山水。不肯接受馈赠,贫困而终。有《常语》等。

潘咨

不打求财卦。不说舐肥话。洁身自爱莫逾闲,怕怕怕。笑里藏刀,言中酿蜜,防之不暇。何敢高身价。忍辱受裆胯。威风逞尽看何如,骂骂骂。任尔偷天,由他换日,把谁瞒下。——清代·潘榕《醉春风
有调》

醉春风 有调

十年招隐士,杖策走荒芜。我癖将无偶,君来始不孤。于陵还织屦,南郭耻吹竽。莫为浮名误,低眉向畏途。——清代·萧中素《柬胡玉如》

柬胡玉如

仙舫晶屏,有人画、洛浦灵妃眉妩。歌扇轻约蘋风,云鬟醮香雾。芳渡口、银奁浸绿。更红了、樱桃千树。初度刘郎,三生杜牧,尘梦休赋。还怜我、似水才名,话佳日、匆匆莫閒度。都把一襟羁思,与前汀鸥鹭。扶窄袖、瑶丝代语。唤水仙、共点琴谱。只惜弦里飞花,断肠何处。——近现代·潘飞声《琵琶仙·蝶渡纪游》

琵琶仙·蝶渡纪游

近现代:潘飞声

仙舫晶屏,有人画、洛浦灵妃眉妩。歌扇轻约蘋风,云鬟醮香雾。

芳渡口、银奁浸绿。更红了、樱桃千树。初度刘郎,三生杜牧,尘梦休赋。

还怜我、似水才名,话佳日、匆匆莫閒度。都把一襟羁思,与前汀鸥鹭。

扶窄袖、瑶丝代语。唤水仙、共点琴谱。只惜弦里飞花,断肠何处。

1

花自落 自题与内子赏荷小影

清代:潘榕

潘榕(1865—1929),字荫荪,又字印僧。祖籍浙江山阴。清光绪间曾任乐厂盐大使职,后定居成都。有《吟秋馆诗词抄》,弹词《问铃》、《吊潇湘》等。

潘榕

仙舫晶屏,有人画、洛浦灵妃眉妩。歌扇轻约蘋风,云鬟醮香雾。芳渡口、银奁浸绿。更红了、樱桃千树。初度刘郎,三生杜牧,尘梦休赋。还怜我、似水才名,话佳日、匆匆莫閒度。都把一襟羁思,与前汀鸥鹭。扶窄袖、瑶丝代语。唤水仙、共点琴谱。只惜弦里飞花,断肠何处。——近现代·潘飞声《琵琶仙·蝶渡纪游》

琵琶仙·蝶渡纪游

别后经戎马,家山草不春。弃原空战骨,隐舍祇烽尘。左计躬耕负,余生患难亲。一镫看聚首,应胜滞江滨。——清代·黎庶焘《伯庸从兄自楚北归里赋呈
其一》

伯庸从兄自楚北归里赋呈 其一

左掖门边垂柳枝,金河桥上影离离。晚来风起千官散,正是宫莺欲下时。——清代·鲁一同《忆长安旧游
其一》

忆长安旧游 其一

清代:鲁一同

左掖门边垂柳枝,金河桥上影离离。晚来风起千官散,正是宫莺欲下时。

1

  还见晴波涨绿,谢池梦草相关。

一萼红(石屋探梅)

渊海渟濙物有芒,百年光影是文章。读书不碍逊袁豹,作赋非因诎谢庄。三极未形存象数,五声因器得宫商。有生视息苍茫内,不是真瘖合激昂。——清代·潘咨《独游
其四》

屈指算。三十七年情眷。花甲将周偕老伴。白头如所愿。世事都归泡幻。儿女今无牵绊。空境悟来莲界现。两心香一瓣。——清代·潘榕《花自落
自题与内子赏荷小影》

  “数点烟鬟青滴,一杼霞绡红湿,白鸟明边帆影直”三句,分别描写远处、高处的景色。远处的几点青山,虽然笼罩着淡淡的烟霭,却仍然青翠欲滴。天边的红霞,仿佛是刚刚织好的绡纱,带着潮水喷激后的湿意;临近黄昏,白鸥上下翻飞,其侧则帆影矗立,说明鸥鸟逐船而飞。……词人选择了一些典型的景物,构成了一幅五彩缤纷的图景,使人赏心悦目,身临其境一般。末句“隔江闻夜笛”,以静结动,以听觉的描写收束全词,与以前的视觉描写形成对照。全词纯写景物,此时才点出景中有人,景中有我,是极有韵味。

 
出谷莺迟,踏沙雁少,殢阴庭宇。东风似水,尚掩沈香双户。恁莓阶、雪痕乍铺,那回已趁飞梅去。奈柳边占得,一庭新暝,又还留住。

  雨窗短梦难凭,是几番宫商,几番吟啸?

醉落魄

  消几番、花落花开,老了玉关豪杰!

 
江湖兴,昨夜西风又起,年年轻误归计。如今不怕归无准,却怕故人千里。何况是,正落日、垂虹怎赋登临意。沧浪梦里。纵一舸重游,孤怀暗老,馀恨渺烟水。

  周密

水龙吟(前题)

  与君共是、承平年少。

 
何时橘里莼乡,泛一舸翩翩,东风归兴。孤梦绕沧浪,蘋花岸、漠漠雨昏烟暝。连筒接缕,故溪深掩柴门静。只愁双燕衔芳去,拂破蓝光千顷。

  下阕先写所见的断桥景物。“琅玕”,本指美石,“石而似珠”,这里实指翠竹。杜甫《郑驸马宅宴洞中》:“留客夏篁青琅玕.”仇注云:“诗家多以琅玕比竹。”可知是说一片翠竹,迤逦远去,依停烟雾缭绕水湾。这两句点染出环境的幽静。“孤棹晚,载诗还”。上应“吟”字,词人的吟兴,无论是挥鞭而来,还是乘扁舟一叶,在暮色苍茫中踏上归途,都始终不衰。来时“拥吟袖”;归时“载诗还”,作者对风景的流连与如潮的遐思,在这里表现得委婉生动。

 
欲寄故人千里,恨燕支太薄,寂寞春痕。玉管难留,金樽易注,几度残醉纷纷。谩重记、罗浮梦觉,步芳影、如宿杏花村。一树珊瑚淡月,独照黄昏。

  ●玉京秋

碧山词观其全体,固自高绝,即于一字一句间求之,亦无不工雅。

  “高林”以下四句,景物渐渐拉近,仰观俯视,颇有声色。夕阳西下,高树摇风,一个“弄”字,气势全出。树上的哀蝉,已是“病翼经秋”,叫声凄切婉转。

 
明玉擎金,纤罗飘带,为君起舞回雪。柔影参差,幽芳零乱,翠围腰瘦一捻。岁华相误,记前度、湘皋怨别。哀弦重听,都是凄凉,未须弹彻。

  词的下片运用了许多疑问句、反诘句,富于变化跌荡起伏的章法结构。作者多次发问并且明知故问,问而不答,既含蓄深沉,又淋漓尽致,强烈抒发了江湖雅人的放达胸襟和怀古幽情。同时又与上片纪游的平缓笔调形成鲜明的对比,反映出作者的独具匠心。

 
占芳菲。趁东风妩媚,重拂淡燕支。青凤衔丹,琼奴试酒,惊换玉质冰姿。甚春色、江南太早,有人怪、和雪杏花飞。藓佩萧疏,茜裙零乱,山意霏霏。

  又西泠残笛,低送数声春怨。

 
醉凝眸,是楚天秋晓,湘岸云收。草绿兰红,浅浅小汀洲。芰荷香里鸳鸯浦,恨菱歌、惊起眠鸥。望去帆,一片孤光,棹声伊轧橹声柔。

  “歌管酬寒食”一句总结全天的赏游活动。寒食、清明时节连近,游事亦相接,界限不必截然分开。节日在歌管声中渐渐消逝,无限追之情“奈蝶怨良宵岑寂”来表现。此处是借蝶怨写人所感到的热闹后的凄清,飞绕花丛,翩翩而舞的蝴蝶也怨这样好的夜晚却太寂寞了。这里拓开一笔,似乎减轻了游人散后句人心情的寂聊无奈。最后用清雅飘逸的笔写他对人静后西湖夜色的留恋,说:“正满湖碎月摇花,怎生去得!”满湖风动涟漪,碎月层叠,似花簇摇风,——怎能在这西湖最美的时刻离去呢?词人的审美情趣是深爱宁静的西湖春色的,并不喜欢游人的喧器热闹,而且珍惜将要过去的春天。这两句正和上片“看画船尽入西泠,闲却半湖春色”遥相照应。

 
愁窥汴堤翠柳,曾舞送当时,锦缆龙舟。拥倾国、纤腰皓齿,笑倚迷楼。空令五湖夜月,也羞照三十六宫秋。正朗吟、不觉回桡,水花枫叶两悠悠。

  本词一开始写“冰条冻叶,又横斜照水,一花初发”,就是写梅花在水中横斜倒影的景色。梅在冬天枝上有雪。词人多用冰枝、冰花;词人写水中倒影,更易去掉非美因素,与实物有一定距离更美。“素壁秋屏,招得芳魂,仿佛玉容明灭”,转笔写梅影照在白壁与屏风上,像引来梅魂,在月照和风拂下忽明忽灭,亭亭袅袅,似玉人来去。笔法专注于取神而不拘于形似,将梅生动传神地写了出来。“疏疏满地珊瑚冷,全误却、扑花幽蝶”,是说横斜像珊瑚的倒影,使蝴蝶误认而扑了个空。

中仙最多故国之感,故着力不多,天分高绝,所谓意能尊体也。

  暗凝伫。

陈廷焯《白雨斋词话》:

  散发吟商,簪花弄水,谁伴凉宵横笛?

碧山咏物诸篇,并有君国之忧,此喜君有恢复之志,而惜无贤臣也。[9]

  周密这一首咏蝉,与王沂孙《齐天乐》咏蝉词作于同时。王沂孙那首词享有盛名,含家国之感,有思想深度。周密这首词如同白头宫女伤感逝去的往事,是一首南宋咏物好词。词写于南宋亡后,并且都以蝉为齐宫怨女的化身。据《中华古今注》,蝉是齐后因怨恨而死,死后变化成的,后世称之为“齐女蝉”。

  溪上横斜影淡,梦中落莫魂销。峭寒未肯放春娇,素被独眠清晓。

  槐薰忽送清商怨,依稀正闻还歇。

 
今夜山高江浅。又月落帆空,酒醒人远。彩袖乌纱,解愁人、惟有断歌幽婉。一信东风,再约看、红腮青眼。只恐扁舟西去,蘋花弄晚。

  这是一首感秋怀人的词,写作时间已不可考。词序云“长安独客”,“长安”自是指代南宋都城杭州,这首词应是宋亡以前,周密某次暂寓杭州所作。他出身士大夫家庭,家资富有,虽未有科第,还是得以在宦海中浮沉。但那时朝政日非,国势足蹙,前途暗淡,周密词中的感伤之气显然与当时的时局有关。

周济《宋四家词选·序论》:

  看看芳草平沙,游鞯犹未归家。

 
池馆家家芳事,记当时、买栽无地。争如一朵,幽人独对,水边竹际,把酒花前,剩拚醉了,醒来还醉。怕洛中、春色匆匆,又入杜鹃声里。

  周密词作鉴赏

 
柳外碧连天,漾翠纹渐平、低蘸云影。应是雪初消,巴山路、蛾眉乍窥清镜。绿痕无际,几番漂荡江南恨。弄波素袜知甚处,空把落红流尽。

  吁万古,付卮酒。

醉蓬莱(归故山)

  歌管酬寒食。

锦堂春(七夕)

  客思吟商还怯。

 
楼阴时过数点,倚阑人未睡,曾赋幽恨。汉苑飘苔,秦陵坠叶,千古凄凉不尽。何人为省。但隔水馀晖,傍林残影。已觉萧疏,更堪秋夜永。

  已换却、花间啼鸟。

 
渐新痕悬柳,淡彩穿花,依约破初暝。便有团圆意,深深拜,相逢谁在香径。画眉未稳,料素娥、犹带离恨。最堪爱、一曲银钩小,宝帘挂秋冷。

  笑拍阑干呼范蠡,甚平吴、却倩垂纶手?

 
千古盈亏休问。叹谩磨玉斧,难补金镜。太液池犹在,凄凉处、何人重赋清景。故山夜永,试待他、窥户端正。看云外山河,还老尽桂花影。

  作者在其诗集《草窗韵语》中记述了第一次游三汇时的情景:“咸淳丁卯七月既望,会同志避暑于东溪之清赋,泛舟三汇之交。舟无定游,会意即止,酒无定行,随意斟酌。坐客皆幅巾綀衣,般薄啸傲,或投竿而渔,或叩舷而歌,各适其适。既而蘋风供凉,桂月蜚露,天光翠合,逸兴横生,痛饮狂吟,不觉达旦,真隽游也!”本篇所渲染的情境,与此极为吻合,这段记载补充词序中的记载。意在告诉读者:这是一阕遁世高人的雅游醉歌。

 
当时无限旧事,叹繁华似梦,如今休说。短褐临流,幽怀倚石,山色重逢都别。江云冻结。算只有梅花,尚堪攀折。寄取相思,一枝和夜雪。

  雪霁空城,燕归何处人家?

水龙吟(白莲)

  轻暝笼寒,怕梨云梦冷,杏香愁幂。

初学作词,最宜读碧山乐府,如书中欧阳信本(欧阳询),准绳规矩极佳。二晏如右军父子,贺方回如李北海,白石如虞伯施(虞世南)而隽上过之,公谨如褚登善(褚遂良),梦窗(吴文英)如鲁公,稼轩如诚悬(柳公权),玉田如赵文敏。[10]

  周密很少用典故,层次清楚,“槐薰忽送清商怨,依稀正闻还歇”二句,直出寒蝉鸣声。词人从自己的感受写起,所以非常真切感人。槐树间,薰风(南风)忽然吹来阵阵《清商》怨曲。《清商》曲调悲惨凄凉,同时清商用来借指秋天。依稀二字,承上句清商怨曲而言,仿佛是这种怨曲,正要听了,却又断了。

 
空惹别愁无数,照珊瑚海影,冷月枯枝。吴艳离魂,蜀妖浥泪,孤负多少心期。岁寒事、无人共省,破丹雾、应有鹤归时。可惜鲛绡碎翦,不寄相思。

  周密词作鉴赏

 
兰缸花半绽。正西窗凄凄,断萤新雁。别久逢稀,谩相看、华发共成销黯。总是飘零,更休赋、梨花秋苑。何况如今,离思难禁,俊才都减。

  天涯暮云残照。

解连环(橄榄)

  随后转笔写湖堤上情景。上结既已说了画船尽入里湖,湖面闲却,湖堤上游上便突现出来,写他们,既是时游湖场面的补写,又是对湖上画船的衬笔。堤上杨柳成阴,烟霭笼罩,一片新碧。游赏的士女们香车宝马,极尽情致,柳如烟车帘里的女子宫眉和马背上的少年身影,时隐时现,景色朦胧而清晰,画图别致。接下突然转写日暮:“轻暝笼寒,怕梨云冷,杏香愁幂。”游人渐散,暮烟生于湖上,西湖寂寞,春亦寂寞,只恐梨花之美如梦一般消逝,杏花之香被将射之愁所笼罩。《高斋诗话》认为梨花云一语出于王昌龄“梦中唤作梨花云”诗句,词人多用梨云代表梨花,梨云梦,指梨花或人的香美的梦。苏轼《西江月》:“高情已逐晓云空,不与梨花同梦。”刘学箕《贺亲郎》:“回首春空梨花梦”,也是指梨花由盛由衰,“梨云梦冷”可兹参证。周密另有《浣溪沙》词云“梨云如雪冷清明”,也反映这种季节景色。这几句写春残的用语冷峭动人。

露华

  暗里东风,可惯无情,搅碎一帘香月。

 
露掌秋深,花签漏永,那堪比夕新睛。正纤尘飞尽,万籁无声。金镜开奁弄影,玉壶盛水侵稜。纵帘斜树隔,烛暗花残,不碍虚明。

  锦鲸仙去,紫箫声杳。

高阳台(陈君衡游未还,周公谨有怀人之赋,倚歌和之)

  楚江湄,湘娥乍见,无言洒清泪。

无闷(雪意)

  ●疏影·梅影

碧山词颉颃双白,揖让二窗,实为南宋之杰。[8]

  前有“闲自笑”,后有“泪眼东风”,一笑一哭,作者伤怀之情令人唏嘘。“雨窗”、“泪眼”、“烟草”令人感到空朦、凄迷。“载酒倦游甚处?已换却、花间啼鸟。”提着酒壶,游光已尽,“我这是在什么地方?”作者恍惚之间不禁心生疑问。“甚处?”写出了他的极度迷惘,本是故地重游,而他却不知所处。“已换却、花间啼鸟”,脱化于王维“兴阑啼鸟换,坐久落花多”,从表面看似写游赏时间已长没了兴致但其中当含有痛感国破友亡的深意。“春恨悄。天涯暮云残照”,生动地写出了作者漂泊无依,心情寂寥的景况。重游旧地,却生起如许春恨,但又无人诉说。暮云残照,既写景,亦是作者心情的写照。

摸鱼儿

  下片突出写情,落笔于词的主体。开始总承上片:“闲想孤山旧事,浸清漪、倒映千树残雪。”是回忆从前在孤山林处士种梅处赏梅,看水中倒影,“闲想”即加入作者感情,回忆当年孤山赏梅美景,也是为了加深对梅影美的描写。

       
王沂孙,生卒年不详,字圣与,又字咏道,号碧山,又号中仙,因家住玉笥山,故又号玉笥山人,南宋会稽(今浙江绍兴)人,大约生活在1230年至1291年之间,曾任庆元路(路治今宁波鄞州)学正。

  周密

 
料峭东风,廉纤细雨,落梅飞尽。单衣恻恻,再整金猊香烬。误千红、试妆较迟,故国不似清明近。但满庭柳色,柔丝羞舞,淡黄犹凝。

  洗玉空明,浮珠沆瀣,人静籁沉波息。

谭献《谭评词辩》:

  楚箫咽,谁倚西楼淡月。

 
可惜瑶台路迥,抱凄凉、月中难认。相逢还是,冰壶浴罢,牙床酒醒。步袜空留,舞裳微褪,粉残香冷。望海山依约,时时梦想,素波千顷。

  江南江北曾未见,谩拟梨云梅雪。

一萼红(初春怀旧)

  上片是从不同角度分写梅影,所以结尾另是一种比拟,他写“甚美人、忽到窗前,镜里好春难折”,化用卢仝《有所思》“相思一夜梅花发,忽到窗前疑是君”句意。这里使用拟人笔法,将梅影比做美人,梅影在镜中婆娑,美丽动人,但却不能攀折。这仍是写影,是镜子中的映象。周密这首词上片分写水中、壁屏上、地上、窗前、镜中梅花影,纯从词人鉴赏景象着笔。

八六子

  柳陌。

 
前度,西园路。记半袖争持,斗娇眉妩。琼肌暗怯,醉立千红深处。问如今、山馆水村,共谁翠幄熏蕙炷?最难禁、向晚凄凉,化作梨花雨。

  下阕主要抒发了作者对友人远去的伤感和对友人出仕新朝的担心与不满等复杂的心情。头一句“酒酣应对燕山雪,正冰河月冻,晓陇云飞”,进一步设想友人远去北国的情景。“酒酣”,指朝廷召宴,作者想象友人彼时彼地应是燕山雪飘的冰天雪地的影象,连月亮都仿佛冻住了似的,发出令人不寒而栗的光辉。

 
曾见,双蛾浅。自别后多应,黛痕不展。扑蝶花阴,怕看题诗团扇。试凭他、流水寄情,溯红不到春更远。但无聊、病酒厌厌,夜月荼蘼院。

  春思远,谁叹赏、国香风味。

锁窗寒(春寒)

  这首词的第三个特点是写景纪游清雅如画。周密多才多艺,不仅工词,又善出精画,且爱好收藏,并著有多种野史笔记。他把绘画的特长融汇到词的创作中,使其诗文之中饱含画境,别具特色。词疏密相生,字里行间时而留出空白,具有鲜明的“清空”特点,耐人回味。

 
层绿峨峨,纤琼皎皎,倒压波痕清浅。过眼年华,动人幽意,相逢几番春换。记唤酒,寻芳处,盈盈褪妆晚。

  淡然春意。

 
玉局歌残,金陵句绝,年年负却薰风。西邻窈窕,独怜入户飞红。前度绿阴载酒,枝头色比舞裙同。何须拟,蜡珠作蒂,缃彩成丛。

  晚莺娇咽,庭户溶溶月。

 
芳意荼蘼开早。正夜色瑛盘,素蟾低照。荐笋同时,叹故园、春事已无多了。赠满筠笼,偏暗触、天涯怀抱。谩想青衣初见,花阴梦好。

  “最负他、秦鬟妆镜,好江山,何事此时游!”两句一出,直抒作者愁恨,给读者以极大震憾。结尾二句,却又笔头一转,轻轻远拓开去。“狂吟老监”指贺知章,他曾任秘书监,又自号“四明狂客”。词人要召唤他一起来赋诗消忧,如象离主题远了一点,其实正表明忧愁郁结,难以消除,愁情反而更深了。

  白石飞仙,紫霞悽调,断歌人听知音少。几番幽梦欲回时,旧家池馆生青草。

  碧砧度韵,银床飘叶。

 
葡萄过雨新痕,正拍拍轻鸥,翩翩小燕。帘影蘸楼阴,芳流去、应有泪珠千点。沧浪一舸,断魂重唱蘋花怨。采香幽径鸳鸯睡,谁道湔裙人远。

  词的上片写景,但在景中注入了词人的主观色彩。

高阳台

  这首词是首记游抒情的作品,为作者与友人游湖州乌程的苏湾时写成。时值南宋度宗咸淳七年,南宋灭亡在即。作者面对黑暗动荡的社会现实,虽满腹忧虑和不满,但又无能为力,于是便与张枢,杨缵等词友往来于临安,湖州的清山绿水之间,借以逃避现实。作者因而写下了大量优美的游抒情词,但情调大多颇为消极。这便是其中的一首。

 
碧痕初化池塘草,荧荧野光相趁。扇薄星流,盘明露滴,零落秋原飞磷。炼裳暗近。记穿柳生凉,度荷分暝。误我残编,翠囊空叹梦无准。

  瓦陇竹根更好,柳边小驻游鞍。

望梅

  周密

 
风声从臾,云意商量,连朝滕六迟疑。茸帽貂裘,兔园准拟吟诗。红炉旋添兽炭,办金船、羔酒镕脂。问翦水,恁工夫犹未,还待何时。

  觅梅花信息,拥吟袖,暮鞭寒。

 
三花两蕊破蒙茸,依依似有恨,明珠轻委。云卧稳,蓝衣正、护春憔悴。罗浮梦、半蟾挂晓,幺凤冷、山中人乍起。又唤取、玉奴归去,余香空翠被。

  天上人间,未知今夕是何夕。

南宋词人,感时伤事,缠绵温厚者,无过碧山,次则白石(姜夔)。白石郁处不及碧山而清虚过之……词法之密,无过清真。词格之高,无过白石。词味之厚,无过碧山。词坛三绝也。白石词,雅矣正矣,沉郁顿挫矣。然以碧山较之,觉白石犹有未能免俗处。

  周密祖籍山东济南,幼年随父宦游闽浙。《木兰花慢》赋西湖十景,是他三十二岁时的名作。他出身名门,然而尚涉世不深,词中风格清高澹远,正是这一时期的写照,题曰《断桥残雪》,却通首不见一个“雪”字,但却无处不在写“雪”。比如“梅花信息”而需要“觅”,有雪:“诗冷”二字,暗中写雪:“等闲”三句写雪融化时的情状,“瓦陇竹根”之所以“更好”,乃是因为有雪点缀,佳人“步玉”自然写出雪态;就是到最后的“晴波涨绿”,这新绿溅溅的水中,也尽含雪的魂影。这首词的主要艺术特色即是虚实错落,情致婉转“残雪”皆于虚处时时流露。其次,词中妙句颇多,但此处之妙不是以辞浅意深见长,而是清丽动人,表现了周密青年时代的诗词风格。

法曲献仙音(聚景亭梅,次草窗韵)

  一开头,就给女主人公安排了一个凄凉清幽的环境,在视觉上和听觉上都给人以孤独落寞的感受,“晚莺娇咽,庭户溶溶月”莺声本来是婉转轻柔的,本来是悦耳动听的,但在满怀离愁的人听来,娇莺的鸣叫也似呜咽哀婉,如泣如诉。“溶溶”,本来是形容水的流动,这里用来形容月光如水,烘托出一种清冷、寂寞的氛围,整个“庭户”都沉浸其中,令人感到,寂静而幽清,引起人无限的愁怅。在这个百无聊赖的时候,突然看到“一树桃花飞茜雪”。“茜雪”,是指红色桃花瓣飞落如雪片。这一景象尤其冲撞着女主人公的心扉。因为桃花虽无限娇媚,却只盛开于一时,所以人们常常用以比喻红颜薄命的少女作比。由是而联想的《诗经》中的“桃之夭夭,灼灼其华”,以灼灼的桃花作比,赞美男女的及时婚嫁,而她嫁的却是一个长期飘泊在外的“萧郎”。张先《一丛花令》的“沉恨细思,不如桃杏,犹解嫁东风”是写女子以桃杏都能嫁得一年一度按时归来的春风,感叹自己空闺独守,青春年华白白消逝。而此词中的她,在相思中消磨着美好的年华,其遭际远不如桃花,桃花尚能“灼灼其华”,而的却只能感叹春逝。这些,都引起了她内心的伤感,加深了她怀人的情思。“红豆相思暗结”,正是这种感情的自然表露。“红豆”,是相思木所结的果实,古人常常用来象征爱情,和寄托相思。

 
洗芳林、夜来风雨,匆匆还送春去。方才送得春归了,那又送君南浦。君听取,怕此际、春归也过吴中路。君行到处,便快折湖边,千条翠柳,为我系春住。

  来帆去棹还知否。

 
沈沈,幽径芳寻。晻霭苔香帘净,萧疏竹影庭深。谩淡却蛾眉,晨妆慵扫,宝钗虫散,绣屏鸾破,当时暗水和云泛酒,空山留月听琴。料如今,门前数重翠阴。

  小雨分江,残寒迷浦,春容浅入蒹葭。

  花边短笛。初结孤山约,雨悄风轻寒漠漠。翠镜秦鬟钗别,同折幽芳怨摇落。

  “雁字无多,写得相思几许”,接着上面两句的意思,转折了一下,说即使书信也装不了多少相思情雁只排成人字、一字,没有多少字,怎能写出多少相思,言外意是思无限。人们又常用鸿雁指书信。秦观《减字木兰花》有“困倚危楼,过尽飞鸿字字愁”,句,虽都用鸿雁作比,却用法相反,各从不同角度作出恰当的比喻。下阕结尾三句:“暗凝伫。近重、满城风雨。”作者心潮起伏、思绪难平之后,又回到重阳节和那时景色上,首尾呼应。自己一个人伫立凝望重阳景象,却只见到满城风雨。这正同上阕“锦空洲渚”、“正长安乱叶,万家砧杵”等句同样凄清。“近重阳、满城风雨”一句来自潘大临“满城风雨近重阳”,但只颠倒词序,例由豪放变凄凉。

戈载《宋七家词选》:

  该词是和拖岳“清明湖上”之韵而作。写的是南宋末期尚未危之时西湖春游的盛况。词中尽情刻画都人士女春游西湖的情致,在一派歌舞升平的景色中,也写出了词人自己的情趣和心情,拖岳十分欣赏该词中“闲却半湖春以”一句,所以以在词前小序中,周密将别将亡拈出,并说明所以如此写的根据。

 
柳下碧粼粼,认曲尘乍生,色嫩如染。清溜满银塘,东风细、参差穀纹初遍。别君南浦,翠眉曾照波痕浅。再来涨绿迷旧处,添却残红几片。

  感流年,夜汐东还,冷照西斜。

王沂孙现存的词虽只有64首,但成就很大,后人评价很高,尤其是清中叶以后的常州词派,更是对其推崇备至。如陈廷焯《白雨斋词话》评云:“碧山词观其全体,固自高绝,即于一字一句间求之,亦无不工雅。”又云:“词法之密,无过清真(周邦彦)。词格之高,无过白石(姜夔)。词味之厚,无过碧山(王沂孙)。词坛三绝也!”(在王沂孙64首词作中,咏物词就有30多首,这些词作以凄冷凝重的情感、思笔双绝的技巧以及幽约悱恻的风格,代表了碧山词的最高成就,《白雨斋词话》对碧山词的议论也多是就其咏物词而发[2]。)周济《介存斋论词杂着》云:“中仙最多故国之感,故着力不多,天分高绝,所谓意能尊体也。”又在《宋四家词选目录叙论》云:“咏物最争托意,隶事处以意贯串,深化无痕,碧山胜场也。”他在《宋四家词选》中不但将王沂孙与周邦彦、辛弃疾、吴文英并列为宋代词人之冠,而且又倡为“问涂碧山”之说。实事求是地讲,王沂孙词的艺术技巧确实比较高明,将咏物词的表现艺术推进了一大步,但词境狭窄,词旨隐晦,这也是一大缺陷。至于情调低沉,情思缺乏深度和力度,则是与他同期同派词人的通病。

  以下三句:“枝冷频移,叶疏犹抱,孤负好秋时节。”写蝉在深秋中的姿态,同时也是摹写照旧宫人以及周密等文人的寂聊无依。

如梦令

  素壁秋屏,招得芳魂,仿佛玉容明灭。

 
篝熏鹊锦熊氈。任粉融脂涴,犹怯痴寒。我睡方浓,笑他欠此清缘。揉来细软烘烘暖,尽何妨、挟纩装绵。酒魂醒、半榻梨云,起坐诗禅。

  琅玕.半倚云湾。

王沂孙工词,风格接近周邦彦,含蓄深婉,如《花犯·苔梅》之类。其清峭处,又颇似姜夔,张炎说他“琢语峭拔,有(姜)白石意度”。尤以咏物为工,如《齐天乐·蝉》、《水龙吟·白莲》等,皆善于体会物象以寄托感慨。其词章法缜密,在宋末格律派词人中是一位有显著艺术个性的词家,与周密、张炎、蒋捷并称“宋末词坛四大家”。

  这首词是周密为其好友吴文英(号梦窗)的词集《霜花腴词集》而作,意在怀念亡友,追忆故国。吴文英词集题目原为《梦窗稿》,分甲乙丙丁四集,甲稿有《霜花腴。重阳前一日泛石湖》一词。江昱按:“频洲渔笛谱《(按周密词集)有》玉漏迟。题吴梦窗〈霜花腴词集〉《,》山中白云《(按张炎词集)有》声声慢。题梦窗自度曲〈霜花腴〉卷后《。意当时此曲盛传,遂以标其词卷也。”就是说,由于吴文英》霜花腴《一词广为流传,遂明之作为吴词集的代称。周密这首词起笔便写“老来”,下又回忆“承平年少”时,可以肯定作于宋亡之后下阕有“四桥”则又为作者倦游苏州时作(正与梦窗原词作地同)。

 
疏枝频撼暮雨,消得西风几度,舞衣吹断。绿水荒沟,终是赋情人远。空一似、零落桃花,又等闲、误他刘阮。且留取,闲写幽情,石阑三四片。

  后土之花,天下无二本。方其初开,帅臣以金瓶飞骑进之天上,间亦分致贵邸。余客辇下,有以一枝……

  风月交游,山川怀抱,凭谁说与春知道?空留离恨满江南,相思一夜蘋花老。

  冰弦写怨更多情,骚人恨,枉赋芳兰幽芷。

眉妩(新月)

  步深幽。

 
翠云遥拥环妃,夜深按彻《霓裳》舞。铅华净洗,涓涓出浴,盈盈解语。太液荒寒,海山依约,断魂何许。甚人间别有,冰肌雪艳,娇无奈,频相顾。

  周密词作鉴赏

邓廷祯《双砚斋随笔》:

  这首词是题咏排山倒海的浙江大潮的。宋代词人咏潮者很多,苏轼辛弃疾等一代大家都留下过咏潮词作。周密的这首词题材上虽无新颖可言,但有自己的特色,颇值得一读。

龙榆生《中国韵文史》:

  接着对这种幽情雅意再作深一层渲染:“是醉魂醒处,画桥第二,奁月初三”。画桥,指西湖十景之一的断桥。二、三两句相互映衬,声情并著。奁,本为妇女的镜匣。这里是说,斜月当空,玲珑剔透,犹如妆镜掀起一角镜袱,露出一缕幽淡的清光。这些正是所谓“尽洗靡曼,独标清丽,有韶倩之色,有绵渺之思”(戈载《七家词选》)的妙句,意境幽邃,但字面上却浅近易明。可说雅丽处取清真(周邦彦),绵密处取梦窗(吴文英),清脱淡雅,而自有独至处。写过断桥美景、游兴盎然,自我方面的抒怀后,词人变幻笔法,转写另一情事:“东阑。有人步玉,怪冰泥、沁湿锦鹓斑”。阑,与栏通,这里指东边的花园,锦鹓斑:鹓,鹓刍鸟,传说中与鸾凤同类的鸟。这里指锦缎鞋上鸾凤鸟一样的图案。这是词人于归途中所见之奇美景致;在小园幽径之上,莲步轻盈,使人轻轻嗔怪雪消后的浅泥,溅湿了她绣有鸾凤图案的锦鞋。在游赏之类的诗词里,诗人于自我抒情时,插入耳闻目见的图景,此法十分常见。如尹廷高《花港观鱼》本是写自己看到逐队嬉游的鱼儿,却忽然宕开一笔写“红妆静立阑干外,吞尽残香总未知”。这种“插图”,更使诗情荡漾摇曳多姿,为词人的断桥之游,生姿添色,带有生活气息。“还见晴波涨绿,谢池梦草相关”。这时,天朗气清,湖水碧酖,仿佛谢灵运梦中的春草池塘,鸟鸣莺啭,也萦绕在我耳边。谢灵运《登池上楼》诗有“池塘生春草,园柳变鸣禽”句,故称“谢池”。《南史。谢惠连传》称,这两句诗是谢灵运梦见他弟弟谢惠连,文思大畅所得。故称“梦草”。最后畅想春天即将来临,在欢快之情尽展中缓缓拉下全篇结束的帷幕。

齐天乐(四明别友)

  去郭轩楹才数里,藓磴松关云岫。

 
已销黯。况凄凉、近来离思,应忘却、明月夜深归辇。荏苒一枝春,恨东风、人似天远。纵有残花,洒征衣、铅泪都满。但殷勤折取,自遣一襟幽怨。

  梦魂欲渡苍茫去,怕梦轻、还被愁遮。

 
玉帘寒、翠痕微断,浮空清影零碎。碧芽也抱春洲怨,双卷小缄芳字。还又似,系罗带、相思几点青钿缀。吴中旧事。怅酪乳争奇,鲈鱼谩好,谁与共秋醉。

  白发青山,可怜相对苍华。

 
残萼梅酸,新沟水绿,初晴节序暄妍。独立雕阑,谁怜枉度华年。朝朝准拟清明近,料燕翎、须寄银笺。又争知、一字相思,不到吟边。

  人自老,景如旧。

锁窗寒

  头三句“江蓠怨碧,早过了霜花,锦空洲渚”,描写重阳时节的典型景物江蓠,一种香草,出自屈原《离骚》:“扈江蓠与辟芷兮,纫秋兰以为佩。”李商隐《九日》诗用过这个典故:“空教楚客咏江蓠”,这里也用为九月九日景物,开江蓠因幽怨而呈现碧色,早过了经霜开花时候,水边已没有一片花如锦的江蓠了。下面接“孤蛩暗语”句,转而写听到的声音蟋蟀正在孤单地暗自呜叫。姜夔《齐天乐》咏蟋蟀:“凄凄更闻私语”这里是指九月蟋蟀初鸣。下面两句:“正长安乱叶,万家砧杵”。长安这里指杭州,南宋的都城。长安乱叶句本贾岛送别诗“秋风吹渭水,落叶满长安”,和周美成《齐天乐》“渭水西风,长安乱叶,空忆诗情宛转”,形容落叶随风飞舞,飘落满地。“万家砧杵”本李白《子夜吴歌》“长安一片月,万户扌寿衣声”,家家用砧杵为将要远服兵役的人制征衣。姜夔《齐天乐》也描写蟋蟀叫声“相和砧杵”。

 
数点寒英,为谁零落,楚魄难招,暮寒堪揽。步屧荒篱,谁念幽芳远。一室秋灯,一庭秋雨,更一声秋雁。试引芳樽,不知消得,几多依黯?

  有人步玉,怪冰泥、沁湿锦鹓斑。

 
古婵娟,苍鬟素靥,盈盈瞰流水。断魂十里。叹绀缕飘零,难系离思。故山岁晚谁堪寄。琅玕聊自倚。谩记我、绿蓑冲雪,孤舟寒浪里。

  秦关汴水经行地,想登临、都付新诗。

 
春还住,休索吟春伴侣,残花今已尘土。姑苏台下烟波远,西子近来何许?能唤否?又恐怕、残春到了无凭据。烦君妙语,更为我将春,连花带柳,写入翠笺句。

  玉骨西风,恨最恨、闲却新凉时节。

一萼红(丙午春赤城山中题花光卷)

  漠漠香尘隔。

锦堂春(中秋)

  作者的空虚、孤零、对故国、亡友的思念,都借这晚晴之景透露出来了。下阕与上阕一样,从怀念亡友写起,越写越动情,以至身世之感、家国之念,一齐涌出。读罢全词。我们便明白了,似作者这般经历、这般心情,怎么高兴得起来呢?无怪乎会“老来欢意少”了。

 
犹记凌波欲去,问明珰罗袜,却为谁留?枉梦相思,几回南浦行舟。莫辞玉尊起舞,怕重来、燕子空楼。谩惆怅,抱琵琶、闲过此秋。

标签: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