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国际唯一网址 书评随笔 文豪迟子建:怎么样让平时的传说生动起来

文豪迟子建:怎么样让平时的传说生动起来



摘要: 人民网北京5月14日电
“我们所面对的世界,无论文本内外,都是波澜重重。夕阳光影下的人,也就有了种种心事。”著名作家迟子建在其新书《候鸟的勇敢》后记中如是说。日前,迟子建携新书同百余读者朋友在北京蓬蒿剧场
…人民网北京5月14日电
“我们所面对的世界,无论文本内外,都是波澜重重。夕阳光影下的人,也就有了种种心事。”著名作家迟子建在其新书《候鸟的勇敢》后记中如是说。日前,迟子建携新书同百余读者朋友在北京蓬蒿剧场一同朗读并分享创作感悟。

她第一次自己虚构故事,是在高考前夕。此前,学校里的一位上海女知青教师,在《青春》杂志发表了一篇小说,令身边人艳羡不已,促使了迟子建开始创作。她的这篇小说,是关于一个女孩不堪高考压力自杀的故事,虽然情节幼稚,却让她第一次体验到创作的快乐。

综合文化品牌未读发起的“中国最美书店周”活动期间,孟京辉戏剧工作室携手北京言几又书店举办戏剧主题沙龙,知名音乐人还将演出现场搬到了书店。在主办方看来,剧场、书店不再是具有单一功能的场所,观众或读者参与其中也不只是阅读和看戏,而是可以体验到跨界多元文化的碰撞。

小说先插进一段担任抗联“火头军”的“父亲”,怜悯喂养流浪的瞎眼睛母狼,后来瞎眼母狼成了这支抗联队伍的编外一员。瞎眼母狼离开抗联队伍是因为找到了公狼,最后出现在抗联战士眼里的瞎眼母狼,是怀孕挺着大肚子的。这看似插进的一笔,随着小说的展开,为整部作品大大增色添光。

《候鸟的勇敢》封面由人民文学出版社出版的《候鸟的勇敢》是迟子建中篇小说里篇幅最长的一部。这部小说以候鸟迁徙为背景,讲述了东北一座小城里的浮尘烟云,既触及东北根深蒂固的社会问题,比如,人情社会与体制迷思,又将“有情”藏匿在东北严峻的社会现实背后——红尘未了的德秀师父、老实憨厚的张黑脸,他们因孤独与善良而相拥的情感。这些人、情、心融汇到东北莽林荒野中,汇聚成迟子建的文字力量。此次“所有的翅膀都渴望飞翔——迟子建新书《候鸟的勇敢》朗读首发会”由人民文学出版社与蓬蒿剧场特别策划,首次以朗诵加对谈的形式召开新书发布会,用声音来展现迟子建文字的美感,用朗读来分享文学的质地。在朗读环节,来自全国各地的迟子建的“灯谜”们接力朗读《候鸟的勇敢》新书精选片段,著名作家阿来则用用四川话朗读了《候鸟的勇敢》的结尾。

2002年,迟子建的丈夫黄世君因车祸意外去世。如今,迟子建送给丈夫的《伪满洲国》依然摆在两人故乡的书架上。她每次回乡见到,都会触景生情,有时会想,“我们四年的婚姻,我有两年把时光花在这部书上,现在想来很痛,如果我知道我们的幸福只有四年,我会把更多的时间留给他。”迟子建对《中国新闻周刊》说。

不久前,亚马逊Kindle和某快餐品牌也同样联手打造了一个“读·味”主题咖啡馆。汉堡、薯条和鸡腿混搭电子书阅读器,通过营造“咖啡+阅读”的场景,以润物细无声的方式让更多人爱上读书。

“父亲”在雪夜中与野狼对峙,“向篝火添了更多的柴,让它愈发旺盛,篝火噼啪燃烧,就像黑夜的心脏,怦怦跳动……他听到两只狼叫,黑暗中只发现一双狼的眼睛,他知道并看见了那只狼就是瞎眼母狼。”

图片 1

在写作爱情中的德秀师父时,迟子建对“禅杖”的处理很花心思。最初,德秀师父下山时,手中会拿着一根禅杖。而在她与张黑脸相恋以后,迟子建揣测德秀师父最终还俗的可能性更大,设置了这样一个情节:下雪模糊了视线,德秀师父没有望见管护站的炊烟,以为张黑脸受到惩罚,已经下世,所以想排开一切险阻,过来最后看一眼张黑脸。因为心急,路上摔了一跤,她把禅杖跌到山下去了,也没顾上捡回。

蓬蒿剧场与人民文学出版社共同举办《候鸟的勇敢》新书发布及朗读会,著作作家迟子建、阿来出席。(人民文学出版社供图)

无愁河的浪荡汉子/黄永玉

迟子建在活动现场在对谈环节,阿来分享起他与这部小说的缘分:“第一次读到《候鸟的勇敢》是在一本杂志上,我觉得很暖心,这部小说结构很丰富,像西方的交响曲,一层一层呈现在读者眼前。”阿来认为,在中国很多作家只关注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很少注意到自然界与人的关系,而迟子建的这部小说从自然界出发,用候鸟的生命形态对小说的主要人物形成一种灵魂上的启示和救赎,自然与人形成了一个互相映衬、互相对比、最后互相提升的关系。活动现场,作为长期致力于书写东北的作家,迟子建倾吐着对这片土地爱的热烈与深沉,对这部小说中人物、环境的喜爱和眷恋:“我在写小说的时候会想象着那些候鸟的模样,到黄昏出去散步就又碰到这种鸟,可以说我整个儿生活都在这本书的情境中。事实上,我在写小说的时候,会觉得我不是一个人在生活,德秀师父、张黑脸等等都和我生活在一块儿。”
收藏

回到哈尔滨,她准备《伪满洲国》的写作。这次写作,与她创作《北极村童话》时凭借经验的方式不同,她耗费大量精力收集有关伪满洲国的历史资料,整理关于民俗和生活细节方面的笔记,以求能真实还原当年的味道。

演员张鲁一曾在这里朗读楼宇烈的《中国文化的根本精神》;导演高群书曾在这里朗读大卫・林奇的《钓大鱼》;演员傅晶曾盘腿坐在舞台上朗读《罪与罚》;制片人方励曾朗读《“里斯本丸”沉船事件研究》一书中遇难英军战士的书信;配音演员李立宏曾在这里翻开老舍的《想北平》……戏剧魅力遇文学底蕴加成,每一次朗读会像一次理想主义的汇聚。

紫霞湖/朱辉

图片 2

北极村女孩

“全民阅读”在中国已倡行了12年,在国家新闻出版署于今年年初下发的关于开展2018年全民阅读工作的通知中,“创新思路、创新方法、创新举措”成为推动新时代全民阅读工作的总体要求之一。虽然读书是一件相对私密的事情,但在生活方式、娱乐方式多元化的今天,许多面向大众的创新尝试和跨界合作让阅读变得更加丰富和有趣。

迟子建的笔下,东北的方言、民俗、地域、风情,已经和她的文学作品融为一体,总是有充满诗意、漫天飞舞的雪花,云雾缭绕难以看见太阳的大兴安岭森林,清清的山泉水,还有穿着羊皮袄戴着狗皮帽子大碗喝酒、活灵活现的东北汉子和大大咧咧、大粗辫子、大声说话的东北大丫头。

“先看揭幕战,回头再聊。预言猫说沙特赢,看看俄罗斯果真会吃败仗吗?”6月14日,记者发去约访邮件以后,迟子建这样回复。她是一个球迷,世界杯期间,为了弥补熬夜的疲惫,她不外出,不写作,一心看球。

掌阅和某面包品牌合作的阅读体验店。(主办方供图)

昌耀致雷霆/昌耀

1991年底,迟子建去日本文化交流,一位白发老人问她,“你是从满洲国回来的吗?”她觉得刺耳,又觉得受到了侮辱。“那段不堪回首的历史已经结束,为什么在中国、日本的老人中烙印这么深?”

在中国新闻出版研究院国民阅读研究与促进中心主任徐升国看来,这类体验式的阅读需求,是网上书店、在线阅读所不能提供的。“推动全民阅读最有效的方式还是厚植土壤,因此我们看到很多电商、机构纷纷扩展线下渠道。这将有益营造全民阅读的大环境,促使更多人爱上读书。”

2018年八万字的中篇小说《候鸟的勇敢》,她在告诉人们在情感上要像善良的张黑脸、德秀师父,历尽世间浑浊、磨难后,做勇敢的候鸟,去追求人世间最纯美的爱。

候鸟的勇敢

图片 3

现在,距离迟子建写作她的第一篇代表作《北极村童话》已经过去32年了。这32年是东北急剧变化的32年。迟子建说,她并非历史学家,不愿为这种变化寻找突变节点,作为一个小说家,她更看重渐变的部分:那时她在故乡走出家门,就能看见遮天的原始森林,现在只有在深山,才能找到年轮多的大树;那时她依偎在火炉旁听老人们讲鬼神,现在讲鬼神故事的老人都去了另一个世界,霸占电视的是另外版本的神话剧。

图片 4

迟子建,这位东北最寒冷的北极村出生的女作家,拥有一颗温暖善良的心。她丰富的人生经历,独有的文学观念及审美眼光,几十年文学创作出的几百万文字的作品,温暖着一代又一代的读者。

但她筹备了7年,一直没有开始写作,“我知道这是块难啃的骨头,很担心写作会损伤健康。”

作为城市文化地标的实体书店,是重要的城市文化基础设施。近几年,多地政府职能部门出台政策大力扶持实体书店,传统书店也努力转型,探索新的模式,逐步走向多元化经营的发展道路。在书店可以做的事情越来越多,看书、吃饭、听讲座、甚至买菜……“书店+”模式正成为实体书店发展的主基调。

像《候鸟的勇敢》中,最主要的笔墨是对张黑脸和德秀师父爱情的描写。张黑脸有点憨呆,但是他身上有一股孩子般对大自然,特别是对鸟类的爱,话语也有孩子般的纯真、善良,而且还执着地追求德秀师父。德秀师父一生有过三个男人,感情非常不幸,唯一的女儿也因故离开了她。她就这样历尽感情磨难,怀着对红尘世界的心灰意冷来到了娘娘庙。在这里,她遇到了张黑脸,由于张黑脸的关心照顾对他产生了爱情。

也是在这一年,迟子建出版了日后获得茅盾文学奖的《额尔古纳河右岸》。就像迟子建新作中的“张黑脸”一样,在《额尔古纳河右岸》中的“安草儿”,也是一个“愚痴”的人。迟子建称,喜欢书写这些人,可能与她的童年有关。她童年生活的不足100户的村庄中,有四五个傻子,儿时迟子建会和他们玩耍,觉得他们充满光彩。

有些朗读嘉宾并非密友,只要史航觉得有趣,就会想方设法“磨来”。有时他也会帮助挑选适合嘉宾气质的文章,诚恳、热情、尽心尽力。史航说,这两年,朗读会是自己最上心、最在意的事情,只要自己能做主,朗读会就要继续下去。

【来源:本文作者授权分享,原载中国青年作家报】

丈夫去世后,迟子建对母亲提起这只鸟。母亲说,她在此地生活了大半辈子,从未见过这种鸟,那鸟出现后,你成了一个人,可见不是吉祥鸟。可在迟子建眼里,“它的去向如此灿烂,并非不吉”。她忘不了这只鸟,查阅资料得知是东方白鹳,数年以后,这只鸟飞入了她的小说。

类似的合作在很多领域都悄然兴起。8月中旬,中信出版旗下文学品牌大方联手某互联网咖啡品牌在上海开了一间“伤心咖啡馆快闪店”。店名灵感来自美国女作家麦卡勒斯的短篇小说《伤心咖啡馆之歌》,快闪店的造型还原了图书封面的样子。一个人物,一个故事,一个主题,一本书都可以转化为场景,在这里品咖啡、读好书,参与文化沙龙,阅读变得更加生动丰富。

目录

迟子建至今不用微信,手机只能接打电话,发送短信。她出生于北极村,至今仍然居住在哈尔滨,而不是热闹的北京,但她并非避世,她只是愿意用另一种方式投入人间烟火,在冰冷的东北书写人性中的冷峻与热烈

刚刚过去的八月,朗读会主题定为“让阅读障碍都蒸发”,史航请来了演员小陶虹、郭京飞、张国强、宋洋等十位圈中好友。朗读会形式上并不特别,在舞台淡淡的灯光下,每个人读自己喜欢的书,舞台自有一种气场,所有人沉浸其中。

迟子建善于取材,更善于掌握“火候”。她不但熟悉东北的昨天,写下了像《伪满洲国》《炖马靴》等作品,更以小说《北极村童话》《雾月牛栏》写出了东北的今天。迟子建说:“一个作家能否走到底,拼的不是拥有什么样的生活,占有什么样的素材,而是精神世界的韧性、广度和深度。”

故事的结尾,两人山里拾柴,看见殒命于暴风雪中的东方白鹳,他们埋葬了东方白鹳,却迷失于风雪,找不到归途。迟子建说,如果在30年前,她可能会让张黑脸和德秀师父拥有一场世俗的婚礼。如今,生活经验告诉她:命运无常。最终,她为两人的未来,设计了一个没有指向的开放式结局。

图片 5

中篇小说

标签: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