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国际唯一网址 书评随笔 索朗扎西:周折人生

索朗扎西:周折人生



摘要:
青年节前夜,我正读着《最牦牛》中极有趣的一段文字——《牦牛礼赞》,突然收到一条信息:“《形色藏人》出版了,5·18首发,谢谢你,谢谢中国西藏网。”发来信息的这位“大咖”,青年时代,曾把十余年的时光留在了
…青年节前夜,我正读着《最牦牛》中极有趣的一段文字——《牦牛礼赞》,突然收到一条信息:“《形色藏人》出版了,5·18首发,谢谢你,谢谢中国西藏网。”发来信息的这位“大咖”,青年时代,曾把十余年的时光留在了西藏藏北,毫无保留地融入到这片高原。朋友评价他是一个“拿得起放得下”的人,三天三夜也道不完他的传奇故事。他是心系“高原之舟”的牦牛老头,年过花甲仍奔走在保存和传播牦牛文化的路上。他就是西藏牦牛博物馆馆长——吴雨初,他更喜欢人们称他“亚格博”。

吴雨初说,牦牛已成为一种文化象征,在博物馆大堂墙壁书写着:憨厚、忠诚、悲悯、坚韧、勇悍、尽命,而这正是高原人民的象征。

西藏托牛博物馆的藏品中大约有40%是各界人士捐赠的,在当日的活动现场,有6位捐赠者向西藏托牛博物馆捐赠藏品,其中包括珍贵的牦牛制品—“雍”、100多块牦牛胛骨、金丝野耗牛头骨、拍摄于中国原子城的经典图片等。同时,西藏牦牛博物馆还聘请了有关专家和荣誉馆员并颁发证书。

索朗扎西

图片 1

没有牦牛就没有藏族!十世班禅大师曾这样描述牦牛与藏民族的深刻关系。藏民族文化深厚,以牦牛为载体,记载传承西藏文化,我想这是对牦牛博物馆和牦牛精神最好的诠释。

图片 2

不得不承认,人生还是有运气的。索朗扎西老人这一生的运气真的不怎么好。

图为西藏牦牛博物馆馆长
吴雨初2017年1月1日,中国西藏网邀请“亚格博”开设了“形色藏人”系列专栏,首次网络公开发表他这些年来的一些所见所闻、所思所感。“形色藏人”专栏以非虚构人物为主要内容,以纪实散文的形式、一周一文、图文并茂地带领广大网友走进光阴的故事,走进真实的西藏人、西藏事、西藏物。由于工作原因,我有幸与亚格博建立了联系,亲眼见证着整整50期的专栏文章得到广大网友的关注与喜爱,还有读者向我“打听”起亚格博的联系方式,因为“实在是太喜欢‘形色藏人’系列了!”此后,《十月》杂志也将“形色藏人”系列选段刊发于2018年4月长篇版第二期。亚格博曾在专栏的最后一期中写道:“《形色藏人》中的50个人物中,有的事业既成,有的就过着平凡普通的日子,也有一些至今仍然艰辛地生活在社会最底层。我常常会想起他们,有时会在早晨的转经路上遇到他们,另外有3位在我写完之后已经过世。我的这些纪录,会留给他们和他们的子孙。很多时候,这些人的形象会与西藏人民所崇敬的强巴佛(即庄严慈悲的未来佛)的面庞一起,出现在我的心中,我愿为西藏人民走向更加美好的未来而祈祷……”如今,这一个个动人、朴实、真实的故事,在时间、地域、深度三维纵深的交织下,带着纸墨的清香,由西藏人民出版社和十月文艺出版社联合出版,与大家再次相见。5月18日国际博物馆日,一起相约西藏牦牛博物馆,见证《形色藏人》新书首发式!
收藏 收藏

作为馆长,吴雨初一直倾其心血于博物馆建设。今年5月18日“国际博物馆日”当天,牦牛博物馆的吉祥物“嘎嘎”对外亮相、微信公众号也正式运行。两年来,这里接待国内外观众10万余人次,被誉为雪域高原的文化地标之一。

图为出席活动的领导和嘉宾为油画展揭幕。

3岁的时候,索朗扎西父亲家本来有一百多头牦牛,日子还算过得去,可一场牛瘟,死了九十多头,只剩下几头。家中的日子过不下去了,父母亲带着能走得动的姐姐出去乞讨了,把3岁的索朗扎西连同仅剩的一头母牦牛和两头小牛犊一起,交给一户牧主,从此,他就成了小奴隶。6岁时就开始给牧主家放小羊,再大一点就放大羊,再后来就放牦牛。

“牦牛作为高原之宝,几千年来与高原人民相伴相随,成就了藏族人民的衣、食、住、行、运、烧、耕,深刻地影响了高原人民的精神性格,承载着高原人民的善良与勤劳、坚韧与厚重,成为青藏高原一个独特的象征和符号。”吴雨初说。

图片 3

看着他的背影,我心里有一些酸楚,他是真正看懂了牦牛博物馆,他本人就是一头老牦牛啊!(中国西藏网
文、供图:亚格博)

作为牦牛博物馆创意发起人,吴雨初将自己的微信名定为“亚格博”。亚格博,藏语,意即“牦牛老头”,而当地藏族同胞也这样亲切地称呼吴雨初。

图片 4

图片 5

经过争取,牦牛博物馆项目纳入了北京市对口支援西藏项目。2014年5月,博物馆正式落成剪彩。

图为活动现场,山歌王子扎西尼玛深情演绎《牦牛之歌》。

在我写的形色藏人的每一篇后面,都有我的养女桑旦拉卓写的读后感。至于桑旦拉卓怎样成为我的养女,这篇以往的文章中可以看到——2008年第5期《十月》杂志《悲伤西藏》

来自河北的参观者廖新华之前对牦牛了解不多,观展后惊呼“大开眼界”。记者抬眼望去,博物馆“感恩牦牛厅”墙壁上的两句话,形象而生动诠释了藏民族与牦牛的关系。一句是“没有牦牛就没有藏族”;一句是“凡是有藏族的地方就有牦牛”。这是藏族的一句民谚,它反映了牦牛与藏族的地理分布关系。

此外,《辜静西藏题材油画展》当日也在牦牛博物馆开幕,油画展展出的20余件作品都是辜静先生深入草原牧区创作出的反映藏族群众与牦牛的作品。(中国西藏网
记者/王淑、贾华加)

图片 6

标签: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